JaiCat

【鬼使鬼】生者茶馆 (下)

谢谢大家的喜欢,上篇居然上了热门让我受宠若惊。
本篇预告:约会!恋爱!男友力MAX!拔剑!茶馆叔叔交了两个坏朋友!九百多岁但恋爱年龄零岁的鬼怪觉得活着好累!

=====
(25)
鬼怪在沙发上窝了两天,一脸生无可恋,抱着一件毯子忧郁的看着窗外的雨。

德华把第七台除湿机搬进来放在他旁边。

“那个,叔叔啊,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用正常人的方式表白追求,先要个电话什么的?”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

(26)
茶馆老板看到金信走进店里明显停顿了一下,金信忐忑不安的心也跟着漏了一拍。

“真是抱歉,前天我喝多了,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或奇怪的举动吧?”

拜托啊神,如果你有在听的话,千万别让我喝醉的那天变金子还是剑出来啊。

“嗯,没有,一切都很正常。”

松了一口气的金信没注意到茶馆老板上扬的嘴角。

(27)
又喝了两杯很好喝但不到让人感动的茶过后,金信终于再次鼓起了勇气。

“金宇彬先生,可不可以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呢?我们可以约个你不用准备材料的时间,一起去吃草...吃个沙拉或喝个酸奶。”

“对不起,金信先生,我没有电话。”

(28)
“呀!都已经21世纪了,怎么会有人没有电话啊!”

“金信先生,你刚刚那句话大声说出来了喔。”

鬼怪觉得他累积了九百年的耐心都在这个人身上用完了。

(29)
最近喝了太多茶的金信没有感到灵魂被净化,倒是觉得有点胃痛。

(30)
“好,我们约会吧。”把第九十三杯茶放在他面前的茶馆老板说。

“嗯?你刚刚答应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习惯了被茶馆老板拒绝的鬼怪有点不适应。

“是的,金信先生,不过我还没有自己的手机,请先给我你的号码吧。”

鬼怪张开了嘴巴,又闭上了嘴巴。

(30.5)
德华半夜被突然开门进来的金信吓醒。

“德华啊,帮我办支手机,明天要,急!”

(31)
跟茶馆老板约会了一个月以及无数杯普通好喝的茶之后,金信有些受不了。

“宇彬啊。”

“什么事吗,金信先生?”

“我们都约会一个月了,可以不要在这么拘谨叫我先生了吗?”

(31.5)
茶馆老板跟炸鸡店老板娘和打工妹当晚召开了紧急会议。

“嗯,确实是啊,都约会一个月了还叫人家金信先生似乎不太好。”Sunny 喝着烧酒心不在焉的说道。

“是啊是啊,茶馆叔叔,应该用亲密一点的称呼才对,互相有昵称叫宝贝什么的最甜蜜了!”对爱情抱着不切实际憧憬的女高中生恩倬说。

茶馆老板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32)
“金信北鼻,我今天会晚一点打烊,请你等等我喔。”茶馆老板面无表情的说。

(33)
“亲爱的小信信,麻烦你帮我点一杯草莓口味的奶昔。”认真研究menu的茶馆老板抬头说。

(34)
“信信宝贝儿,请你喝喝看今天的茶。”坐的直挺挺的茶馆老板严肃的说。

“我错了,你还是叫我金信先生吧。”被各种称呼噁心了一个礼拜的鬼怪表示投降。

(34.5)
“叔叔啊,你要不要跟茶馆叔叔提一下你是鬼怪的事?”

“这种事情该怎么开口啊?直接说你好,我是传说中不老不死的鬼怪,原本是高丽时代的武将,已经活了938年吗?”

“嗯,可是你们迟早会更进一步的吧,到时候你要怎么解释下雪的天气里满街盛开的花?”

“那就等到春天再进一步嘛...”

“还要等四个月耶,每天看到那么可爱的茶馆叔叔,你忍得下去吗?”

“嗯,我明天就去坦白一切。”

(35)
“喔,所以你是鬼怪啊,很方便的样子。”茶馆老板没停下洗杯子的动作。

嗯,就这样?知道自己男朋友是鬼怪的反应就这样?

“呀,你会不会太冷静了啊!”做好了会被抛弃,准备了四个挽回大作战方案的鬼怪突然觉得有点失落。

(36)
“上次去你家喝酒,喝醉的你飘了起来。”

啊,有点太不小心了...

“上次跟隔壁老板娘和打工妹喝烧酒,你喝醉了变出一堆金子来。”

唉啊,喝醉了没有办法嘛......

“还有上次,我的酸奶喝完了,你只花了三十秒就买了一箱回来,可是最近的便利商店开车也要十分钟。”

嗯,因为酸奶没了,他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啊..........

“还有上礼拜,我们第一次接吻,我角落的枯枝造景开花了。”茶馆老板指向角落原本一幅枯死样的两盆盆栽,现在开满了灿烂鲜艳的桃花。

“那不是快死掉的盆栽吗?”鬼怪惊讶的问。

“是造景!是枯枝造景!”

(36-0.5的一个礼拜前)
池恩倬接收了Sunny的命令,来跟茶馆老板借糖。

“茶馆叔叔,你从路边捡来的树枝怎么开花了?”

“啊?嗯,是啊。可能是没死透吧。”

(37)
“喂,我也必须跟你坦承一件事。”茶馆老板低头望着枕在他腿上看书的金信。

这个角度也很完美呢,金信发现,而且嘴唇看起来更好亲了。

一直都是行动派的金信将军亲了上去。

嗯,真的很好亲。

(38)
“喔,没记忆没关系啊,我有九百多年的记忆,加起来除以二,一个人也有四百多年,够了。”金信把注意力移回眼前的诗集上。

“虽然我没有什么常识和社会经验,但我真的不认为记忆这种东西是可以取平均值的。”

(39)
“对了,一直忘了问你,为什么要取名叫生者茶馆啊?”

金信看着眼前用像涂了口红或热吻完般红润双唇咬着吸管的恋人,试图聊天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毕竟在饮料店这种公共场所上演脑内小剧场不太适当。

“喔,因为我卖的茶是给活人喝的啊,难不成要叫亡者茶馆吗?”

“......你取名字还真是直接了当简单粗暴,应该说你整个个性都是这样呢。”金信微笑,心中觉得他恋人真是可爱,低头喝了口果汁。

“啊,金信先生你不用担心,虽然我没经验,但Sunny和恩倬已经仔细教过我了,我在床上的表现不会也简单粗暴的。”

金信把口中的果汁喷了出来。

(39-0.5的一個禮拜前)
茶馆老板跟炸鸡店老板娘和打工妹边喝酒边进行例行的恋爱指导大会。

茶馆老板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两个女人实际恋爱经验是零。

“茶馆叔叔你和有钱大叔进行到哪一步了,有skinship了吗?”

“嗯,如同之前跟你们回报的,有拥抱、牵手、亲吻什么的,从他的反应看来我的接吻技巧有进步。”

“啊,年轻真好啊。”明明也很年轻的Sunny一边喝酒一边用老人的语气说。

“不是啦,茶馆叔叔,是指更进一步。就是...和喜欢的人做爱做的事。”恩倬有些脸红。

“他是我喜欢的人,和他在一起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我爱的事啊。”如果有记忆开始算年龄,才出生六个月单纯的茶馆老板一脸困惑。

“这样不行啊,为了你们两个人的幸福,有必要好好教育一下,打工妹把我的笔电拿来。

(40)
金信有点后悔投资妹妹的炸鸡店跟19年前救了那个女孩,都乱教了些什么跟什么啊!

(41)
“一比零。”茶馆老板顶着凌乱和因激烈运动滴着汗水的头发,微喘的在他耳边说。

金信觉得应该好好感谢炸鸡店老板和恩倬,不过该怎么开口跟他们要那些教学影片呢?

(42)
“除了我是鬼怪以外,还有件事情没有告诉你。”金信牵着茶馆老板在荞麦田里散步。

“嗯?”闭上眼睛感受微风吹在脸上的茶馆老板看起来心情很好。

该怎么跟你的失忆男友解释你可能有个不认识的新娘,然后这个新娘会把只有她看得到的剑拔出,而身为鬼怪的金信会归于尘土呢。

(43)
“拔剑?你说你胸口的这把吗?”茶馆老板戳了下金信的胸口,正是剑的位置。

“你看得到!?”

“第一次接吻之后就看得到了。”

“呀!为什么不说啊!”

“你又没有问!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鬼怪的标准配备!我又不认识其他的鬼怪!”

(44)
金信跟茶馆老板说了一个很长的故事,故事里有年轻无知王,有背叛,有漂亮的妹妹。

“会痛吗?”茶馆老板心疼的问,手指在剑没入身体的边缘徘徊,怕弄痛了金信。

“嗯,有时候。”

(45)
金信觉得神跟他开了一个大玩笑。

如果告诉他说剑拔出来自己就会消失的话,他会伤心的吧。

不想看到他落泪。

等初雪吧,在有完美天气的一天坦白一切,然后在爱人的陪伴下结束九百多年的生命似乎也不错。

(46)
没等金信开口,茶馆老板已经伸手握住了剑柄,直接拔了出来。

鬼怪一脸错愕。

“呀!你怎么直接拔出来了啊!”

“不是说会痛吗?还留在里面做什么?”

“拔出来后我会消失啊消失!归于无!死掉那种消失!”胸口的剑突然被拔出来的鬼怪惊慌失措。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手中握着剑的茶馆老板不知所措。

“我还来不及讲你就拔了啊!下次可不可以让别人把话说完!”鬼怪一脸惊恐。

“这种重要的事情要放在前面说啊!你这个表达能力有问题的鬼怪!现在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还没做好离开的心理准备啊喂!”

(47)
茶馆老板把剑插回金信胸口原本的洞里。

“插回去了。”茶馆老板松了一口气。

鬼怪低头看着胸口的剑,觉得自己应该拿错了剧本。

(48)
三十分钟后,两人分坐在荞麦花田中的长椅的两端,还没从震惊中恢复。

“你把剑拔出来了。”

“嗯。”

“然后又插回去了。”

“喔。”

“我突然觉得活着好累。”

“觉得累我可以再帮你拔一次剑。”

鬼怪一脸惊恐的转头看向茶馆老板。

(49)
鬼怪和茶馆老板在长椅上笑了二十分钟。

(49.5)
“我一直以为恩倬才是新娘。”三神奶奶喝了一口手中的酒。

“为什么大家都这样认为?”七星神觉得无奈。

“你不是说命运是你提出的问题吗?那时候金信选择救了恩倬和她妈妈啊。”

“选择新娘和选择救人是两道不同的题目,为什么你们偏偏要填上一样的答案呢。”

(50)
“你真的愿意让我这个来路不明,没有记忆,没有家,没有名字,一生只有短短几年的人类当你的新娘吗?”茶馆老板问。

“我不在乎你的过去发生了什么,我只希望未来你愿意让我陪着你渡过有限的一生。没有家就搬进来跟我住吧,我家很大的,很多房间认你选择,只是我希望你能选择有我的那一间。”金信说。

(51)
两人约定好,到了茶馆老板白满头白发步履蹒跚的那天,找个适合的天气,把鬼怪胸口的剑拔出来,或许两人在下一世还能相见。

(52)
“金宇彬先生啊。”

“嗯?”

“我们在一起也有十五年了吧。”

“嗯.....等一下,我忘了什么纪念日了吗?”

“不,只是想问问,为什么你也完全都没老,一根白头发都没有啊。”

(53)
“德华!帮我准备两人份的护照和假身份,我们要搬到加拿大!对!马上!”

(54)
“你为什么都没发现自己没老啊!”

“这种事情本来就不会注意啊!”

“你一点自觉都没有吗嗯?都没有发现自己没有老化的迹象?”

“老化是什么感觉你告诉我啊!”

“啊这...”

(55)
“要搬到加拿大我的茶馆怎么办?”

“到了那边再开一间就好了。”

“可是我一次付了二十年的房租,这样很浪费。”

“我叫人把剩下五年的租金退给你就是,那整条街房子和地我都买下来了。”

“呀!你这家伙收了我十五年的租金啊!拔剑!”

(55.5)
拿着护照和机票来到金信房子的德华,在入口听到了鬼怪在哄自己的恋人。

“对不起嘛,到了加拿大我买一条街给你就是了,不要生气。”

德华觉得与其当个富三代,还不如找个有钱的鬼怪结婚吧,来问问金信有没有认识的鬼怪好了。

--the end--

结束了,有点舍不得跟茶馆老板和傲娇鬼怪说掰掰呢。

我绝对不会承认这篇文有很大的部分是为了把剑插回鬼怪胸口那段写的wwwww

虽然很喜欢女主角,但是受不了剧中拖了很久不拔剑也不把事情讲开说清楚,因此让茶馆老板花了三秒拔剑wwwww






评论(44)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