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iCat

【鬼使鬼】如果 (清水一发完)

伪AU (?)向 历史教授金信x研究生王黎 群聊后的脑洞产物,本来是个小甜饼,但写着写著有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掩面

本来想开车的,不知道怎么变这样(长叹

一大堆私设警告!
同样,以下是繁体转的,有什么错字请告知啊

=====

每天傍晚慢跑,是X大历史系金信教授多年的习惯,每到了他慢跑的时间也总是会有不少刚入学的少女(以及少量少男)眼冒爱心在他常跑的路线上递水递毛巾。说到这名教授,校园里流传着各式各样关于他的传闻,毕竟人长得帅,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教授,而从他的衣着和车辆品味来看,不是个富二代就是个富三代,更有传言他在乡间有栋别墅,在加拿大有间饭店,在日本有间餐厅什么的。

但围绕在他身上最多的流言,还是这个多金、帅气、绅士、好身材、保持良好的教授为何到了38岁依然保持单身。在金信教授任教的这六年也不乏各式各样的追求者,男的女的高的矮的性感的可爱的清纯的狂野的,但无论是用什么方式告白,总是得到一个制式的微笑跟一大碗的闭门羹。

大家都不知道的是,他有个小他13岁的助教小男友,而慢跑回家,带着一身汗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他穿着白T恤,戴着细框眼镜,边搔头边坐在沙发上改考卷的小男友王黎。

“今年的大一新生烂透了。”王黎头也不抬的说,红笔刷刷地在试卷上振笔疾书。“在上历史课之前应该让他们回高中把国文读好。”

金信忍不住脸上的笑意,一屁股的坐在王黎的旁边,手顺势的搭在他肩上。嗯,穿着简单T恤露出的锁骨似乎有点诱人呢⋯⋯

“你去年也是这么说的”金信说,用肩上的毛巾擦了擦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怀里的人一脸嫌弃的用脚踢了他一下。

“臭死了,先去洗澡。”王黎终于把目光从眼前被红笔批得惨不忍睹的卷子移开,看到金信肩上的毛巾眉头皱了起来。“又是谁给你的毛巾了,不是说跑步要自己带着吗?”

“唉,就这一次忘了嘛忘了。”金信一脸陪笑,伸出手来要去拥抱眼前的恋人,但因为没洗澡被有些微洁癖的王黎嫌弃的拍开了。“答应你,下次一定自己带。”

“每次都这么说。”王黎赌气似的抱着胸,噘起了嘴吧,因为两人的关系没有对外公开,让眼前的小恋人常常暗自吃醋,金信也只能在两人独处的时间好好的弥补他。

并不是王黎的长相不吸引人,白皙的皮肤,深邃的五官,还有红润到擦了口红似的双唇也是非常具吸引力,但不喜欢跟别人肢体接触的个性,跟不知道怎么养成的冷冽气质,总是让想接近他的人在三天内就被击退。啊,不过最近传播科有个叫Sunny的大三学生和叫恩倬的大一新生似乎一个月了还没放弃,看来是时候去传播学院走走了。

“别提这个了,你想好你毕业论文的专题研究主题了吗?” 把话题转移到学业上是让王黎停止生气最快的方法。

“啊,还没啊!”王黎焦躁的揉了揉头发,让原本就不怎么整齐的发型变得更乱了,看起来好像刚起床,或是刚做完什么剧烈运动--

“你当初到底是怎么决定研究鬼怪传说主题的啊?”金信的脑内剧场被这个问题拉了回来。

金信年纪轻轻就成为教授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为他是全韩国...不,全世界研究鬼怪传说的权威。每次他骄傲的提到这点,王黎总是冷冷的吐槽说,那当然,因为全世界也只有你研究这个。

“喔,因为有趣啊,所有传说都有几分是建立在真实上的。看着史料,抽丝剥茧,推理出哪几分是真实的,然后找证据佐证,不是很有趣吗?”金信回,“而且那个传说很浪漫啊,孤独等待的千年鬼怪,只为了找到自己的新娘,陷入恋爱的同时,也是性命结束的时刻。”

“我不觉得这故事有什么好浪漫的。”王黎回。金信有些讶异的看着他,这是他的恋人第一次对于这个议题发出见解,之前常常都是金信说,他只是静静的听着。

“喔,我终于把你的论文看完了。”

“喂,我是你的指导教授耶!现在才看我的论文会不会太迟了啊!选教授前就该看了啊!”

“嗯,因为当时某人用肉体诱惑了我啊。为了把帅气的教授追到手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近水楼台了。”

对于他的恋人能一脸正经说出这样的话,交往了两年多的金信仍然感到不可思议。

“不,这不是重点,这不是个浪漫的故事啊,这是个悲剧。”王黎有些焦躁的想表达他的想法。

“不知为何,看完了那个传说觉得心很痛,结尾大家都Happy Ending了,世代服侍鬼怪的家族蓬勃发展,害死鬼怪的王得到了原谅,脱离地狱使者的身分和他妹妹一起轮回进入了下一世。可是鬼怪呢?他还是只能在漫长的孤单中等待他的新娘!这一点都不浪漫”王黎越说越激动,金信也因为恋人突如其来的情绪不知所措。

王黎激动的话语结束,让两人陷入安静,金信看着因为情绪而眼眶泛红的男友,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如果我是鬼怪的话,我也会选择等待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选择孤单活着?”王黎的泪水已在眼眶打转。“明明可以安息的啊!明明可以选择轮回的啊!”啊,这是他恋人最吸引他的地方啊,对喜欢的事情,对在意的事情,会不计后果百分之百投入进去。

金信伸手抚摸王黎的脸,微微低头,捕捉王黎的目光。确认王黎的注意力在自己身上,他收起笑容,想让眼前的人知道他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真心的,“因为如果是你,因为是你,我们在一起的每个瞬间都很灿烂耀眼,因为天气好,因为天气不好,因为天气刚刚好。就算是短暂的相聚,就算是短暂的绽放,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刻都值得我孤单漫长的等待。”

王黎收不住眼中的泪水,把头埋进金信宽厚的肩膀。“嗯,那如果我是新娘,你也一定要等我,因为不管花多久时间我都会走到你身边。”

“好了好了,别哭了,不就是个传说吗?”金信轻轻拍着恋人的背,感觉肩上原本就因汗水湿润的衣服越来越湿了。“而且当鬼怪也有好处的啊,像旅行很方便,开个门就可以到了,还可以随时招唤什么的,当个鬼怪也不错呢。”

“千万不要是你当鬼怪啊,你这么爱闹脾气的人,估计首尔天天都是下雨天了”王黎边吸鼻子边回,到底是谁爱闹脾气啊....

“嗯,我要先去洗澡了,不准跟我抢热水。”王黎突然跳起来,一阵风似的往浴室冲去。

“呀!明明你那么早回来为什么不先洗啊!”看着王黎的背影,金信满怀期待的吼“不然一起洗啊,省水!”

王黎头也不回的对他比了个中指。

“喂,这是对长辈的态度吗?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金信知道自己脸上现在笑得一脸宠溺。

看着自己恋人用力关上浴室的门,金信的笑容转为苦笑。“嗯,不过黎啊,传说这东西总是要特别小心,里面会有几分真实几分虚假。比如说根本没有鬼怪新娘,从头到尾能拔出剑的就是成为地狱使者的王。又比如说地狱使者拔出剑后,为了不让鬼怪消失以自己的灵魂填补让鬼怪活了下来,而失去部分灵魂的地狱使者,永远无法进天堂也永远无法安息,只能生生世世轮回,永远被鬼怪体内那一块自己的灵魂吸引,每一世都感觉自己缺少了什么似的寻找着鬼怪。又比如说,鬼怪从来没有恨过王,只恨自己的无力让原本应该守护的主君被迫做出了这些选择。”

金信手一挥,像魔法似的,冰箱门自动打开,从里面飞了一罐水到金信手上。看着手中的水,金信低声的说“黎啊,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我最好的Happy Ending。”

-end-

评论(4)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