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iCat

【羽泉】一個人唱歌 (清水無差)

群聊的虐梗腦洞,到了我這裡為什麼會變這樣呢...

開虐無能,只能走逗逼路線

篇名隨便亂取,文只是一個小時左右的產物,沒有校對。

=======
放他一個人去商演,陳羽凡還是有些內疚的。在他宣布退出後,他搭檔便四處奔波,幫忙聯絡各個演出商,道歉、賠罪,那時的陳羽凡不在他的身邊,打了好幾次他的電話,次次都在忙線中。

在隔天的凌晨三點多好不容易接通了,電話中的那人也只是跟他說沒事,這些他來處理,陳羽凡只要好好利用這段時間休息,陪陪元寶,演出那邊他來解決。

在陳羽凡推出後,胡海泉第一次的登台演出並沒有直播,他也是在活動結束後,在微博上找到了視頻。

胡海泉改了原本預定的曲目,原本預定的歌曲是已《不停地》開頭,接《歸途》再不免俗的以《最美》收尾。但前兩首歌一個人唱確實有難度,於是歌單便改回了較安全也較熟悉的歌。

看著他獨自在台上的身影,陳羽凡的心中五味雜陳,一方面慶幸自己有個這麼好的搭檔,另一方面卻又對自己的家事影響到組合感到愧疚。

接著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他搭檔一個人上台演唱。他也曾經在沒有海泉聲音搭配的情況下演唱,他知道那有多難受,習慣性轉頭看向舞台另一邊,卻看不到熟悉的身影時會有多驚慌。

其實第五次他沒打算看的,事件逐漸冷卻,他也忙著製作黑薄荷的新專輯忙得不可開交。看直播完全是在抽根菸的休息空檔時,百般無聊拿出手機滑了滑微博看到粉絲的留言,說炮哥手上的手鍊跟濤哥是不是同款,好奇於是點了進去看。

仔細看了一眼視頻,那條手環並不是同款,根本就是同一條!某次半夜錄完音,他們決定在工作室過夜,陳羽凡洗澡時怕弄濕,取下來就忘了帶走的。

沒想到胡大炮就拿去帶了,這人總是說自己理性,但其實也是有非常感性的一面的。

跟著哼了兩句最美,正伸出手打算關掉直播的時候,螢幕上的胡海泉突然一晃,就摔下了有三人高的舞台。

陳羽凡盯著螢幕上趕緊衝上台的主持人,和震耳的尖叫聲愣住了。

「不好意思,由於現場突發狀況,直播暫時中斷。」主持人拿著麥克風大聲的吼著,試圖壓下台下觀眾的驚慌。

趕緊關上螢幕,陳羽凡腦筋突然一片空白,想不起來他們助理的電話,手顫抖著滑過電話簿,那麼高的台子,摔下來該有多嚴重,如果撞到頭的話,是不是---

在他找到助理的電話前,手中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他慌忙的按下通話鍵,對面傳來了助理小張的聲音,聽起來似乎在壓抑著情緒。

「濤哥,炮哥他--」

「我看到了!他現在在什麼醫院,我馬上過去!」

「在XX醫院急---」

沒等他說完,陳羽凡就掛上電話,抓起桌上的車鑰匙衝了出去。

一路上陳羽凡一直遊走在速限的邊緣,闖了好幾個紅燈,唯一阻止他將油門踩到底,是海泉目前情況不明,不能連他也倒下的念頭。

衝進急診室,映入眼簾的是宛如地獄般的場景,擔架來來去去,上面都是渾身是血的人,有些人在放聲尖叫,有些人在淘淘大哭,聽醫護人員的對話,貌似哪條公路上發生了意外,目前所有人員都在搶救中,整個急診室像個戰場似的。

他對醫院並不陌生,面對的消毒水的味道和四面白牆,總是能讓他的心情回到他年輕時的那種焦慮,加上現在胡海泉不知道在這急診室的哪個角落,更讓他感到絕望。

「濤貝兒!」在一片混亂中,他只能呆呆的站在走道上,看著不同病床、擔架上正在搶救患者的白袍發愣,甚至開始產生幻聽了,他跟胡海泉其實也一個多禮拜沒見。上一次見到他時,陳羽凡還在嘮嘮叨叨的念,要他少吃些,不然再胖下去演唱會上估計唱一首歌就喘。

「濤貝兒!」

該不會,那就是跟他最後的交談了嗎?

「濤貝兒,這裡!」

陳羽凡回過神來,發現不是幻聽!那是他搭檔的聲音!

轉頭四處張望,他看到胡海泉坐在不遠處的等待區塑膠椅上,左腿打了厚厚的石膏,坐在那跟他招手。

草,不會是幻聽還幻覺了吧!他揉揉眼睛,胡海泉還在那招手。

陳羽凡三步併作兩步的往胡海泉的方向奔去。

「兄台,搞什麼呢?沒事吧?只有腳受傷?頭有沒有撞到?你怎麼搞的呢?」

「不就摔了一下嗎,有必要那麼緊張?叫小張打給你本來是要你別擔心,讓你先知道一下,沒要你橫跨大半個北京過來啊。」

「那都幾人高的舞台啊!你掉下來我能不擔心!」

「下面剛好有個大音箱,掉在那上面,左腿折了,其他沒什麼事。」

「我草!那是你運氣好!」陳羽凡鬆了一口氣,癱坐在胡海泉旁邊。「怎麼就掉下來了,你平衡感沒那麼差啊?」

胡海泉抓了抓頭,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

「我踩著香蕉皮了。」

嗯?

「什麼?香蕉皮?舞台上哪來的香蕉皮?」

「不就好幾頓沒吃了,我餓嘛。在彩排的時候吃了半根香蕉,還來不及吃完,就先放在台上了,想說演出完吃,哪知道會踩到。」

陳羽凡不敢置信地盯著胡海泉,瞪了三秒突然爆出笑聲。

「啊哈哈哈哈哈香蕉皮哈哈哈哈哈怎麼會有人哈哈哈哈在台上哈哈哈哈踩到香蕉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兄台,現在我腿折了,羽泉兩個人都掛傷病,你還笑啊,演唱會都要開天窗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讓我再笑一會兒哈哈哈哈哈哈。」

「兄台....」胡海泉無奈的看著笑到接近癲狂的搭檔。

陳羽凡邊笑邊把手搭在胡海泉的肩上。

「沒事,這次換我推著你唱。」

-end-

「....不過兄台,你要準備電動輪椅啊,你太重我推不動。」

-真.end-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