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iCat

【双关】食色 (1)

这是个变态杀手夫夫的温馨黄。暴日常段子集。

 

警告:骨科,年下,双黑化,极度扭曲价值观,食人,未成年间X行为 (本章无),毫无道德感主角,不正常家庭,NC-21

如果没被上面那排警告吓走,欢迎~

一直很想看类Hannibal的双关AU,可是没人写,只能自割腿肉。混了一点点点Dexter的东西进去,哥俩会「处理」那些犯了罪但法律不能制裁的人,大关负责锁定对象制定计划,小关负责搜集情报执行计划,这篇文是这两个夫夫的,日常。毫无节操。真的,别轻易点。


(1) 回家

 

「哥,咱冰箱太满了,这次回家给爸妈带一些回去吧。」关宏宇看着一整个冷冻库的肉发愁,这可太多了,就他和他两人,最多加只老虎,给他们三个月也吃不完这一冷冻库的肉啊。

 

「爸妈只吃新鲜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关宏峰叹气,走近他弟身后,直接给了那后脑杓一巴掌。「还不都是你!就跟你说了别那么急着下手,他暂时也跑不了,咱冰箱也还是满的,急什么呀。」

 

关宏宇唉呦了一声,摀着脑袋转过身委屈地看着他哥,要不是他俩长得一样,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爸妈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两个礼拜前动手后就已经被他哥训了一顿,挨了好几场打,连床都不让上,这错误也该翻篇了吧。

 

「哥唉,您也知道我这样,太久没动手了我实在是克制不了。」关宏宇说,他和他哥是完全不同的个性,他哥心思缜密,做任何事情都先经过推敲、计划,再三确认过后才付诸实行。他自己更属于冲动型,有时候那股欲望上来,想压都压不下去,动起手来虽说干净利落,但如果不是关宏峰的各种计划和安排,他早就被抓进去十次不只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伸手抱住他哥,把头埋进他颈窝里蹭,他哥嘴上抱怨,但其实很吃他这一套,他清楚,他哥也明白他的故意,放在关宏峰身上,几乎可以说是纵容了。

 

「要不,咱再做个炖肉你给支队的人带去?」关宏宇的声音闷在他哥皮肤里,他可以看见关宏峰的脉搏一下一下跳,忍不住舔了上去,用唇亲个几遍,用舌头写上自己的名字,再用牙齿印上自己的痕迹。关宏峰浑身抖了一下,他低低地笑了起来,毕竟禁欲这回事也不光是他一个人难受。

 

「再带去给他们吃都要把全支队养成胖子了。」关宏峰呼吸开始有点急促,手也不安分地在关宏宇背上游曳。「还有你,什么冲动!你兴头上来的时候我不都给你艹了,还是你要嫌弃做得不尽兴?」

 

「哪能啊哥,您看我每次的样子像是没尽兴吗?您也别说得好像只有我爽到似的,您每次也叫得挺欢的。」关宏宇回,手已经伸到了关宏峰的裤子里,轻一下重一下揉着他的臀 部。「而且那不是不一样嘛,打猎是要打的,哥哥也是得干的。要不,咱俩在回家前先来一发?两个礼拜没做了,你也可怜可怜这个亲弟吧。」

 

关宏峰这两个礼拜确实也忍得难受,但关宏宇这小子就是不长记性,他隔着条四角裤揉了揉那儿的硬挺,唉,是真想要,用手指总是比不上和他弟的真枪实弹来得舒服痛快,但一向理智至上的他,还是依依不舍地收回了手。

 

「不行,上次就说过了,再不听话,就一个月不准做。」

 

「我的亲哥唉。」关宏宇哀号,又回到撒娇的老路数。「可我真的硬得好难受,你再摸摸好不好,再摸几下。」

 

「我也难受,我也想要啊。摸你?你就顾着自己爽了?」关宏峰故意用自己那儿蹭了关宏宇几下,两层薄薄的布料都已经被前端浸湿了,也不知是他的还是宏宇的。关宏宇抬头起来,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眼眶都有些红了。他又叹了一口气,他真的是拿这个弟弟没法子。「乖,再忍一会儿。回老家就给你艹,好不好?」

 

「还要好几天才回去呢。」关宏宇委屈地说,但还是乖乖地把手从他哥裤子里抽了出来,环上他的腰,又把头埋回去。「而且妈不喜欢咱们在老家的床上做,不对,在哪里做都被念。」

 

「那还不是因为你不洗床单也不清理?」关宏峰无奈,像是安慰小动物拍了拍他弟的头,一下一下给人顺毛。「行,那这次咱去外边的林子里。」

 

后来兄弟俩还是忍不住,回家的第一夜在床上来了一发,哥俩被妈妈拿报纸打了一顿,被逼着去洗床单都是后话了。

 

- (1) end-

 

彩蛋

 

「哥,那床单上都是你射的,凭什么我洗!」

 

「要不你去验DNA,你有证据指出是我射的吗?说不定是流出来的呢?」

 

「就算流出来也是你没夹好啊!怎么就算我头上了。」

 

「行,这次回家我就买个按摩 |棒,以后你就别想了。」

 

「别介啊哥!我洗我洗!」

 

 

毫无下限的一篇文。我有罪。

评论(1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