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iCat

【鬼使】代理神与他的猫科使者(上)

因为剧中出现了去世的狗狗,于是就想,是否有专门负责非人类生物的部门呢?于是脑中浮现了满身猫毛,负责将去世的猫咪带入阴间的可爱使者 wwww

然后又想写写(假的)霸道(宠溺)总裁体,于是只好让七星神休休假了wwwww

最近心情身体状况都不佳,虽然脑洞开很大,但是真的没精力和心情写,但是这个脑洞实在太大了...

鬼怪坑也冷了,看文的人應該不會太多,這篇真的完全就是想把在腦中出現無數次的情節寫出而已。

===
(0)
“金信,这是给你的恩赐,也是给你的惩罚。”

重生为鬼怪的金信,听到了飞舞的蝴蝶对他这样说到。

“啊,对了,我另外给你了一些不属于鬼怪范围的能力,我要去放假了。”

啊?

“你就当我的代理人吧,代理个一千年左右,这样就当作是惩罚吧,新娘什么的太麻烦了。”

什么?

“职务内容自己摸索吧,从来也没人教我该怎么做。”

等、等!

“大概一千年后再见了。”

于是从那天开始,代理七星神鬼怪金信正式上班。

(1)
坐在首尔高楼上喝着第三瓶啤酒的金信心情很好,冬天晚上的风很舒服,夜色很美,刚刚也顺手救了一名怀孕的女子。

她会被送到最近的医院去,医生会发现虽然她留了很多血,但内脏确奇迹般的没有受伤,身上甚至连个瘀青都没有,真是神迹啊,医生间会这么低声讨论著。

肚里的孩子是个可爱、坚强、懂事的女孩子,虽然在成长的过程中因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而能看到鬼魂,但也认识了一些亲密的朋友,会透过自己的努力考上想要的传播科系,也会在校园里跟小时候青梅竹马的哥哥重逢,两人会坠入爱河,结婚后跟着获选进入大联盟球队的老公搬去美国。

看到了那女孩的未来,金信微笑着喝了一口酒,原本只剩枯枝的桃花又开了几朵,这个区域是他负责的吧,也差不多该到了,为了让那家伙更准确的掌握时间,在那名阴间使者转调到更要求时间精准部门的时候,金信送了他一只多功能,防水、防撞要价不斐的表,毕竟掌握时间是身为那个职业非常重要的一环。

(2)
阴间使者跟著名簿的指引来到应该发生的命案现场,却只看见雪地上惊心触目的血迹和一旁在错误季节盛开的花朵。

又是那家伙吧,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抬头四处望望便看见一个身影坐在不远处的高楼,看动作应该是在向他挥手。

又叹了口气,自从三百年前遇到那个代理神鬼怪后,他叹气的次数似乎逐年增加,刚成为阴间使者那时还不懂事,当时看到鬼怪应该二话不说直接开溜啊。

虽然这么想,但阴间使者还是瞬移到那人的身边,顺手拿了罐啤酒在他旁边坐下,距离似乎有点太近,但看着鬼怪垂在大楼边晃啊晃的双脚,阴间使者告诉自己,是因为害怕那根本没有酒量可言的家伙醉了跌下去,要写太多报告很麻烦才让他靠着自己坐的。

阴间使者刚坐下,鬼怪便不客气地倚靠了上去,把上半身的重量都压在了他肩上,让没有准备的阴间使者差点倒了下去。

“别喝了,每次你一喝酒我就要写报告。”

“嗯,今天天气很好,心情也很好。”金信的发音已经有些含糊不清,阴间使者必须倾头过去仔细听才分辨得出他在说些什么。

“是啊,天气很好,心情很好,可是你酒量不好啊!”鬼怪每次一喝醉就往他家里跑,明明他的房子是栋豪宅别墅,但偏要待在阴间使者拥挤的阁楼套房,睡在他那只能睡得下一个成年男子的小单人床上。

阴间使者也不是没抱怨过,但在大约一百多年前某次醉醺醺的金信一脸迷茫的坐在他床上,抱着阴间使者唯一的一个枕头,彷佛那个被他睡了十几年的羽毛枕是世上最珍贵的东西,喃喃说着家里太大,一个人都没有后,阴间使者也就随他去了。

只是自己也身为身高一米八的男人,被另一个一米八的男鬼怪搂着当抱枕睡有些伤自尊就是了。

“在人类部门过得还好吗?调过去之后一切还顺利吧?”

“本来以为接引对象换成人类会比较好沟通,但没想到就算语言是相通的,不代表就能沟通啊。”

“嗯,那要把你掉回去猫科部门吗?”

“拜托不要,让一个资历不到三百年的阴间使者调到人类部门就已经引起轩然大波了,如果又破例把我调回去不知道又要有什么奇怪流言了。”

阴间使者之中,人类部门的薪水是最高的,虽然工作量不小,手续、报告什么的也十分繁琐,但相对轻松,也是众多使者争相请调的单位,通常没有五六百年的资历,都很难申请成功,就算送出申请书,等个两三百年才开缺也是常有的事,而金信十年前只是因为看不下去他沾满猫毛的黑色西装一句话就把他转调部门。

他现在的同期,是已经有八百多年资历的老手,之前在犬科服务了三百多年,负责的是大型犬科,据说他身上还有被狼咬的伤痕。他现在的后辈则是在昆虫部工作了五百年,听到前辈的故事一脸羡慕的说你们能想想负责蚂蚁部门的我,常常一次引渡就是百位数起跳,光是分辨亡者可能就要拿放大镜加班个三天的心情吗?

说实话,猫科部门的小型猫单位习惯后也没什么不好的,除了身上怎么黏都黏不完的猫毛、被他猫科同期昵称为爱的刺青的抓痕。当然,大型猫科单位就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了。

“啊,我这么做你今天又要写报告了吧。”鬼怪边说边打算再喝一口啤酒,手中的罐子却被阴间使者一把抢走,仰头咕噜咕噜地喝完了整罐。“呀!那是我从比利时买的酒!”

“啊,是吗?难怪这么好喝。”

金信噗一声笑了出来,觉得自己的头彷佛有千斤重,整个夜空都像梵谷的画般旋转,便顺势把头也靠在身旁阴间使者的肩上。

“我是代理神,你这样不敬不担心被惩罚?”

“惩罚我已经收到了,今晚加班写报告就是我的惩罚。”

“啧,你们这些公务员就是麻烦。”金信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打个响指纸张就被蓝色的火焰包覆了,奇怪的是纸张丝毫无损,只在火焰熄灭后留下来一行漆黑的字,烧焦的痕迹写着代理七星神 鬼怪金信 上。“直接拿这个交上去就好了。”

还记得之前第一次看到金信这么做的时候,阴间使者瞪大了眼睛佩服的不得了,心中只有对眼前这代理神的敬畏,现在他只想叹气。

“你的特权不是拿来这样用的。”嘴巴上这么说,阴间使者还是把那张报告豁免金牌小心的收进口袋里。

“特权不用在你身上还能怎么用?”烧完了字条的鬼怪似乎没了力气,把脸整个埋进阴间使者的肩膀,阴间使者能隐约闻到那人身上淡淡的啤酒味道。

“也是啊,你这个没有朋友的鬼怪。”阴间使者能透过他的制服感觉到从金信身上传来的温度,虽然自己不怕冷,但他的体温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你这个连自己都养不活,还喂养了一大堆流浪猫和猫鬼魂的阴间使者没有资格说我,你这个只受猫咪欢迎的家伙。”阴间使者不用看到金信的脸就能想像他此时脸上的笑意。

(3)
金信第一次看到阴间使者,已经是快三百年前的事,对他的第一印象是这家伙看起来也太可怜了。

那时刚被分配到猫科的阴间使者还不懂该怎么应付这些毛绒绒的小生物,那是他引渡的第三只猫,也是第一只流浪猫。

金信看见他的时候,他全身湿漉漉的,沾满了猫毛,头发到处乱翘,原本应该在头上的帽子被应该引导的亡魂给抢走,而很明显不想离开的虎斑猫,咬着那顶俗不可耐的帽子躲到了使者构不到的小洞,不知是泄愤还是挑衅在帽子上磨起了爪子。

阴间使者就这样傻傻地趴在洞口,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对着那只虎斑猫说“拜托你出来好不好?那顶帽子很贵的。”

金信有时候想到那个场景还是会忍不住笑出来。

那只猫后来还是没有前往另一个世界,而是缠上了阴间使者,死皮赖脸的在他家住了下来。活着的猫还能用门阻挡在外,就算在门外喵喵叫也能戴上耳塞不予理会,死了的猫只要他不想走根本没辄,而使者似乎也培养出对猫咪这种生物的喜好,明明身为阴间使者可以用更强硬的手段带走牠们,但现在却有好几只猫的鬼魂在阴间使者的小阁楼屋里大摇大摆地游荡。

那只虎斑猫后来被使者取名为小黑帽,经过一番沟通后也不再攻击使者的帽子。

阴间使者帮他家里的猫,和他在喂养的所有流浪猫都娶了名字,每次新增了一只,都会花个大半天思索应该叫什么才好。

金信问过他为什么要这么麻烦,都是一些流浪猫而已,阴间使者沉默了一阵,告诉他猫咪的名簿跟人类不一样,除了未出世的婴孩以外,人类的名簿都是有名字的。猫科部门的运作是不一样的,毕竟那么多流浪猫,每只都是无名对阴间使者或是名簿部门都会造成很大的困扰,因此会在无名下方注记别名,通常是人类看到那只猫随意叫出口的名字,通常是些咪咪、小花、小白之类的名字。如果原本是家猫确被人类抛弃,则是会沿用本名,并在下方标记别名。

“名字是与这个生物的联系,当你为一个生命取名,你便与他产生关系,有了责任,我不想让牠们死了之后,名簿上只有无名两个字。”

金信看着摸着小黑猫的阴间使者,这个用他微薄的薪水买了猫食,而自己饿肚子的家伙,突然产生了想要疼惜的心情。

“走吧,我请你吃饭。”金信说。“你喂饱流浪猫,那我负责喂饱你这个草食的落魄使者吧。”

-tbc-

暧昧了三百年都没在一起的两人...鬼怪和使者,三神奶奶也很无奈啊(摊手

还没决定完结后要不要来个小肉文番外ww

评论(27)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