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iCat

[泉羽] 烟 (短完)

二战背景文写得快绝望,先码一篇练练手找感觉。泉羽,洁癖党别误入。

****

他的吻是甜的。

他刚刚入喉的Baileys,掩盖不掉那一丝丝的烟草味。

”太甜了。” 你说,舔了舔自己的唇,你不嗜甜,但他唇上的,身上的,嘴里的,你总是尝不够。

不顾他的闪避,你的唇又追了上去,叼住,用舌一遍遍反覆舔舐他的下唇。他的唇不厚,也不似女人那样柔软,每次被你咬着,他都会从喉间发出轻微的抗议声。

听上去有些委屈,又有些兴奋。

你知道他躲着你,是怕你尝出他口中烟味。

你试过各式各样的方法让他戒烟,软的硬的,柔的强的,各种方法都试过,但他总能在你不注意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变出一包烟来,下次亲吻时,让他嘴里的烟草味耀武扬威地告诉你,他抽烟了。

你没跟他说过,其实你已经习惯了他带着的烟草味。每每将他的舌头逼到角落,或是用牙轻轻咬着,都是为了追寻那一丝的熟悉。

当你把他放在床上,虔诚地一遍遍吻着他流连在吉他上的手指,为的是尝尝那二十年来缠绕着他的气息。

当你把自己陷进去他身体里,执着地磨着那让你们都沉迷的那个点时,为的是让他吐露出带着烟草味的叹气。

他转开脸,躲避你的追寻。手却下意识地搂紧,在你身上也烙下了烟味的印记。

他的吻是甜的,于是你也是甜的。你不抽烟,但身上的烟味却久久散不去。

(完)

最近好習慣發文時候繁體轉簡體(默
另外泉羽打夫婦tag行嗎?不行刪,互攻黨對這個真的沒講究也不太清楚

评论(1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