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iCat

一点闲话,说给你们

在補太太的文的時候看到這篇,非常心有戚戚焉。

我也遇過好幾次性騷擾,明的暗的,言語的肢體的。在上上分工作有碰過,一個日本來出差的工程師,在公共場合抓了我的手,還差點碰到我的胸部。跟部門的姐姐反映了,看到的同事也幫忙做了證,後來他就沒出現了。那份工作不想多提,男多女少,一大堆遊走在性騷擾邊緣的事情上。

不過影響最大的,是我差點被我的「好兄弟」強 | 暴。我是個性比較男性化的人,在大學時候也有一幫好兄弟,畢了業後,其中一個跟我在一樣的城市,就約出來吃個飯聊天。後來他說,他最近在學調酒,要不要去他家喝,我也傻傻的去了。

嗯,是真傻。因為那是我認識了五年多的「好兄弟」,幫他追過女友,失戀了陪他喝過酒的好兄弟。

不想多說,也不想多回憶,總之我差點被他強 | 暴了。真的是差一點,他褲子都脫了那種。被我打了幾下之後,還算是「有良心」沒有做完,但那天晚上我沒辦法離開那,沒有交通工具,我一個人走不了,和他相對到了早晨,過程中他也動手動腳了好幾次。

讓我挫折很大的,除了被好兄弟背叛,還有很大的一點,是在事情發生後,我第一個想法,居然是想「是不是我今天穿太露了 (沒有,我穿牛仔褲和T恤)?」「是不是我做了什麼讓他誤會的事 (沒有,我說了好幾次不要)?」

理智上我知道自己不該這麼想,但情感上辦不到。沒有報 | 警,因為第一怕警察不信,第二也沒有真的做下去,怕根本不被受理。

在那次之後我做了好幾次被強 | 暴的惡夢,這件事我也只跟幾個朋友說過。

其中有我跟那個「好兄弟」共同的朋友,有人的反應是「不會吧,他看起來不像是會做那種事的人啊?」

那些人我現在也沒聯絡了。

半夜有感而發,每次看到女生要好好保護自己,要教女兒怎麼保護自己的文,都會想,先去教教你家的兒子管好自己的下半身吧。

大橙子与猫殿下:

人生有如鬼打墙,三年前一场噩梦今晚重现。

这个故事特别不美好,是一个职场性骚扰故事,回忆一遍恶心三天。但我想讲出来。因为很多一直陪伴我鼓励我的小天使都是年轻姑娘,我希望你们永远不要遭遇这些,万一万一不走运遇到了,请勇敢抵抗,积极向上级反应,同时保护好自己。

今晚和朋友约晚饭,好死不死遇见三年前单位里性骚扰我被开除的那个混蛋(以下简称混蛋)。

我是在饭店门口遇见混蛋的。我比较不脸盲,基本十米开外就认出他了,他一直盯着我看,不太敢认。
趁他犹豫我紧赶几步走进店里,这家店从咖啡师到厨师、店长我们都认识,都是大老爷们。
我以为安全了。
没想到混蛋大摇大摆走进店里,问我是不是XXX,然后说婊子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居然是这家店新来的店员。

店还开在我家门口。

世界这么大,要不要这么寸。


混蛋本人是我们上级主管部门某女领导的侄子,当年被塞到我们单位,工作不上心,对前辈不敬,大家就当普通桀骜不驯的关系户,也没放心上。

后来他开始骚扰女同事。
最严重的就是我了。

一开始是吃饭时突兀地跟我坐一桌,我以为是新人来套近乎,没有在意。后来感觉他眼神很不对,就尽量躲避。
但他变本加厉,开始动手动脚,发各种骚扰短信、打电话。我大声呵斥过,明确拒绝过,找他的主管领导反应过,甚至也吓唬过威胁过,总之网帖微博里说过的所谓“正确的处理办法”全都用过。
无效。
而且受害者不止我一个。半个大厅的姑娘都或多或少地被骚扰了。也有其他人找主管领导反应。
无效。

一开始还有好事者说“要不你跟他在一起得了,人家家境不错,也是真看上你了”,以及各种各样“幸好我长得比较安全”,甚至“你们外地的小姑娘其实找个子弟挺不错的”,一度让人非常崩溃。

可能是我们抵抗得比较激烈激怒了他,也可能是混蛋本人心理问题比较严重。他变本加厉,情绪突然激化,上一封电子邮件说他如何爱慕我以至于对着我的照片xxx ,下一封就是不堪入目的辱骂,而且行为升级——他跟踪并试图袭击我。

这次我直接找了单位一把手。
比较让我寒心的是,一把手核实这件事时,有些也遇到骚扰、曾经跟我“同病相怜”的姑娘,斩钉截铁地说自己没遇到;有些眼睁睁看着他骚扰我的姑娘,说自己没看到;有些明知此事的中层领导,说毫不知情、无人反应。

也许她们怕报复,怕败坏名声。可那时我已经无所畏惧了。
我的态度是,要么领导出面处理这个人,要么我报警,警察来单位调查,要么我找人打他。
是的当时我就这么跟一把手说的。

幸运的是,我保留了录音和邮件,也有正直的小伙伴力挺我。

更幸运的是,一把手站在我这边。

他说,单位出了这种事,是我对不起你们,不要说是子弟,天王老子我也要开除了。那个上级女领导敢追究责任,我就敢去厅里曝光她。
他当着我的面给这名主管女领导打了电话,当着我的面召集主管人事的领导过来,讨论开除此人的办法。(毕竟,明面上还是要给上级女领导留个面子。)

很快,这件事结束了。他被开除了。
尽管混蛋本人后来变换号码给我打过无数恐吓电话、发过无数骚扰短信和邮件。
事后有人说我做事不留余地,有人说他随时可能报复我,而且他情绪不稳定显然是有心理或精神问题,一旦出事追究不了责任,有人说我为什么要出头,不能等等让别人出头吗。

后来的三年,我过得特别平静。平静到我把这事忘了,直到今晚。

店长跟我说,他没办法开除混蛋,他们店是国营的,毫无意外这一次又是领导塞进来的。但是他会尽量看住混蛋,保护店里的小姑娘和顾客。
几名咖啡师全程陪我们吃完了晚饭,最壮的一个说,说有哥们儿在,自己店里护不住朋友我就不是男人。
他们送我出来,保证混蛋没有跟着,一直互发微信确保安全到家。

我家猫爹今晚夜班走不开,以后就靠他了。嫁个学体育出身的老公我怕啥!

我要努力保护好自己。你们也是。

其实我也不知道此事还能怎么处理。到现在也不确定我是否做得过激,但就算当时报警毁掉单位声誉或者找人打了混蛋,我也不会后悔。真的受够了。

可能是比较背,从小到大经历过非常多次性骚扰,我躲过忍过,也并没有换来一次好结局。
反倒是这次坚决抵抗,换来了几年平静。

想强调的是,性骚扰和美丑无关,和当事人什么样无关。
这么多年,我受够了荡妇羞辱,受够了一次又一次被人说“是你长得怎样怎样、穿得怎样怎样”,“是你一开始搭理他了,不搭理就行了”,“别人怎么没遇到”,“别人怎么不吭声”……

我没有怎样怎样,我很好。
该死的是管不住自己的混蛋。

抱歉抱歉今晚发泄了情绪,让你们看到负能量的一面。愿我亲爱的你们,永远不要经历这些。




————————————————




谢谢亲爱的你们!都是小天使!


其实事后没有再对任何人提过,今天也是再遇到他情绪激动了。


既然说开了,我再讲一个埋在心底烂死了的故事吧,可能更负能量,但更算是前车之鉴,我保证,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大一的时候,我被学生会主席猥ABC亵了。


十年过去了,我还清楚地记得是同班男生的生日聚会上,那天大家都喝了一点啤酒,拆开蛋糕,不知谁开始乱涂奶油,总之大家打打闹闹乱成一团。


学生会主席过来涂了我一脸奶油,我当时挺生气,因为弄在衣服上头发上很难洗掉,立刻就去卫生间清洗了。


我们学校在郊区,小饭店一层只有一个卫生间,男女共用那种。


我低头洗脸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进来,接着是门关上的声音,我说“不好意思有人”,背后没有回答。


然后我抬头在镜子里看见了学生会主席。


他快速地走过来,把我拉扯过去,开始乱。。亲。。。我整个吓懵了,玩命反抗,死死咬住牙不让舌头进去。


男女体质不同,怎么反抗都没用,他捂住我的口鼻手伸进了衣服里。


门外是欢声笑语打闹一团的我的同学们。


他们什么都听不见。


我发誓那时已经拼命了,真的拼命了。


后来他可能还是有点怕,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我用洗漱台上不知道什么东西砸了他的头。




后来他主动放开我,出门坐在地上,说自己喝醉了起不来。


几个同学过来关切地问他头怎么撞到了,喝了多少。没有人看见卫生间里浑身是水乱七八糟完全懵逼的我。




那天他一直装作喝醉,一副路都走不成的样子。


我整个吓懵了,战战兢兢地告诉了我的班长,请他保护我。我没敢让别人知道,只求以后不要再发生。班长是我同乡,平时很仗义的男生。




后来没想到事情脱轨了。


班长特别没脑子,私下质问学生会主席,主席一口否认,说当晚我主动勾引他,为了在学生会上位。他喝多了差点没把持住。说得绘声绘色。


接下来,全年级的男生,都信了。


在他们的加油添醋下,一部分女生也信了。


大学四年,真的受够了羞辱。有男生问“他都行那你看我行不行”,有女生说“XXX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几乎不跟同年级同学交往,每天灰头土脸不打扮,生怕别人再说我风骚。这件事,我们辅导员是知道的,学生会所有人都知道,可是没有人相信我,没有人来跟我说过哪怕一句鼓励。


直到毕业,还有人劝我大学最好的朋友“千万别跟她一起,别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你。”


无比后悔当时没有撕破脸大闹一场。反正也要被羞辱。说不定闹大了,辅导员反而会重视。


主席后来也骚扰过我多次,威胁我扣我的奖励分,等等吧,多到记不清了。




几乎已经忘了是怎么从泥潭里站起来,但始终记得那种冤屈和绝望。所以再次经历时,基本就豁出去了。


对我个人的经历来说,忍耐是没有用的,没有一点用。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也没有一点用。


永远反对荡妇羞辱,被害人,她们,没有错。



评论

热度(413)

  1. JaiCat大橙子与猫殿下 转载了此文字
    在補太太的文的時候看到這篇,非常心有戚戚焉。我也遇過好幾次性騷擾,明的暗的,言語的肢體的。在上上分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