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iCat

【羽泉】我們的A到Z (完)

糖。微微偏泉羽,明明是互攻偏羽泉的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攤手

但基本上無差(啦

昨天發了一刀,今天來發糖。亂咬人的野狗滾蛋了應該發個糖慶祝慶祝。
羽泉 A to Z


-A-
Adjust (v) 調整

胡海泉對著鏡子第一百零三次的調整了領結,覺得有些太緊,便又伸手拉了拉,調鬆了些。

看著鏡中穿著價值不斐沒有打折三件套的自己,又覺得有些不能呼吸。

門口傳來了陣陣敲門聲,但來人沒等他回應就逕自開了門。

趙亞默探頭進來。「你有看到濤哥嗎?他不知道躲哪去了。」

「沒有。」胡海泉忍不住又調了調右邊看起來高了一釐米的領結。

「那就好,婚禮前跟另一半見面不吉利。」


-B-
Breakdown (v) 崩潰

黃征在二樓的女廁發現了躲在隔間的陳羽凡,呼吸急促、滿臉驚恐、一副不知所措陳羽凡。他退出去廁所外面,再三確認了這的確是女廁,再次感嘆他到底前輩子欠了這兩人多少債,又走了進去。

「濤貝兒你在做什麼?婚禮再三十分鐘就要開始了,你連褲子都還沒穿呢!」

「不要提醒我!」

「不要提醒你褲子沒穿?」

「不要提醒我婚禮時間!」陳羽凡抱著頭陷入了呈現崩潰狀。「天啊,我們真的要結婚了,如果等一下他說不願意怎麼辦?如果等一下紅毯走一走世界末日了怎麼辦?如果等一下戒指滾走掉進水溝了怎麼辦?」

站在女廁裡面,被雙方父母逼來找人的黃征,看著沒穿褲子的陳羽凡覺得自己才應該是崩潰的那個。


-C-
Countdown (n) 倒數

「濤貝兒我們的婚禮是一個月後,會緊張嗎?」在彈鋼琴的胡海泉問。

「啊?你剛在跟我說話?」正在糾結一句歌詞的陳羽凡完全沒聽進胡海泉的問題。

「三個禮拜後就是我們的婚禮了,興奮嗎?」一邊吃波蘿一邊回覆問泉的胡海泉問。

「啊,喔。」靈感突然來了,振筆疾書寫下腦中旋律的陳羽凡頭也不抬的回。

「再兩個禮拜我們就真的是羽泉夫夫了,有什麼感想?」坐在沙發上看書的胡海泉看著正在曬衣服的陳羽凡問。

「......」帶著耳機做家事的陳羽凡連聽都沒聽見。

「啊啊啊啊啊,再三天就是婚禮了,我什麼都沒準備啊!你為什麼沒有提醒我!」發現日曆已經三個月沒撕,驚覺婚禮是三天後的陳羽凡問。

「......,是我不好......」


-D-
Duet (n) 二重唱

「濤貝兒,婚禮應該不用請樂隊吧?我們自己唱。」胡海泉看著眼前的婚禮花費表,突然有些心疼。

「胡總,你捨不得的話這個錢我出啊,哪有人婚禮自己唱歌的。」

「找人唱啊,那來看一下歌單哈,《我們倆》《因為愛》《不棄不離》《愛浪漫的》《旅程》《光》《沒你不行》。」

「這歌單沒有問題,挺合適的。」

「是吧,挺合適的。有個環節是只有我單獨在場上敬酒,你去換衣服,那這時候我就跟場上的樂隊主唱合唱了哈。」

「......」

「該跟他唱什麼呢?唱《我們倆》還是唱《沒你不行》?」

「胡總,我覺得你說得有道理。不過是一場婚禮嘛,我們是要一起過日子的,就別亂花錢了,我們唱!」


-E-
Exchange (v) 交換

「你願意接受陳羽凡成為你的合法丈夫嗎?」

「我願意。」

「你願意接受胡海泉成為你的合法丈夫嗎?」

「我願意。」

「請新人交換戒指。」


-F-
Freedom (n) 自由

胡海泉看了眼手機屏幕上顯示的來電名稱,便接了起來。

「呦,黃爺,什麼事找我,請我吃飯?」

「是啊,今天是你自由身的最後一天了,晚上去玩玩?單身之夜?」

「你請客嗎,好啊,我會帶濤貝兒一起去。」

「不是,單身之夜還帶你未婚夫來?有什麼意義啊,真是妻管嚴啊,結了婚以後你要被管得死死的了,都說天蠍座的控制欲強,沒見過這麼強的。」

「黃爺背後說我壞話啊,他開心讓我管你介意啊。」

「......胡大炮你開擴音?」

「是啊,開擴音,晚上要去哪裡玩兒你再微信我啊,先掛了。」


-G-
Golf (n) 高爾夫

陳羽凡拆開了手中細長的生日禮物包裹,裡面是一支高檔的高爾夫球桿,和一支木製棒球棍。


「生日快樂,濤貝兒,這是你的生日禮物和附加禮物。」

「禮物還有附加的?」

「是啊,高爾夫球桿貴,以後要砸狗仔車用這一支。」


-H-
Honeymoon (n) 蜜月旅行

兩人蜜月旅行去了東南亞的一個小海島,聽說是蜜月渡假勝地。

風景很美,湛藍的天,清澈的水,乾淨的沙,日落的夕陽更是當地一景。

不過兩人什麼也沒看到。

難得有時間獨處,而且不會被打擾,兩人在房間裡整整待了一個禮拜,床都沒下過幾次。


-I-
Instrument (n) 樂器

兩人的工作室裡面有一架三角鋼琴,是Steinway的,看起來十分穩固。

他們倆也實際在上面測試過了,確實穩固,可以承受兩個成年男人的體重。


-J-
Journal (n) 日記

胡海泉有寫日記的習慣,陳羽凡沒有。

不過胡海泉的日記裡滿滿的都是陳羽凡。


-K-
Kiss (v) 親吻

在兩人的關係還是秘密時,他們很少在鏡頭前面做一些較親密的動作。

公開了之後好像親不夠似的,鏡頭前親,鏡頭後親,演唱會親,商演親,連路透也在親。

粉絲們表示原來投資墨鏡店是放長線,紛紛團購墨鏡去了。原本的「舌吻」燈牌也丟了,換成了更激烈的字眼。


-L-
Love (n) 愛

十多年前,陳羽凡跟他的發小們說他跟他搭檔在一塊了,他的發小回「可是他是男人啊。」

陳羽凡說,「男人就男人吧,反正我們愛了。」

十多年後,他的發小來參加了他們的婚禮,見證了他和他男人對彼此說的「我愛你」和「我願意」。


-M-
Microphone (n) 麥克風

「喂,黃爺啊,今晚有空嗎?一起出來晃晃?」

「新婚夫夫終於出來冒泡啦,有空啊,去哪兒玩?」

「好久沒跟你唱歌了,今晚唱歌去?」

「...不去。」

「啊?不是有空嗎?」

「每次去唱歌,你家男人都抓著麥不撤手,他不撤手你也不撤手,一個晚上我唱不到三首歌,不去。」

-N-
Nickname (n) 綽號

一般的時候陳羽凡會叫他「兄台」。

有求於他的時候陳羽凡會叫他「胡總」。

撒嬌的時候陳羽凡會叫他「胡~~~~大炮」。

故意噁心別人的時候陳羽凡會叫他「我的泉泉」。

吵架的時候陳羽凡會叫他「胡海泉」。

冷戰或要稱讚他男人的時候陳羽凡會叫他「胡老師」。

在床上的時候?在床上的時候就只有他們倆知道了。

-O-
OK (adv) 好啊

「我們做個組合吧。」「好啊。」

「我們...我們在一起吧。」「好啊。」

「餓了,我們去吃烤串吧。」「好啊。」

「今天晚上要不要...」「好啊。」

「我想了很久,我不想再藏了,我們公布吧。」「好啊。」

「我們結婚吧。」「好啊。」

「這件外套好看,胡大炮,買嗎?」「沒打折,不買。」


-P-
Pain (n) 疼痛

「--嘶,痛,胡大炮你小力點。」

「別那麼緊繃,放鬆一點,放鬆就不痛了。」

「你慢一點、慢一點!」

「你乖,別動,疼一下待會就舒服了。」

趙亞默用力敲了敲更衣室的門。

「兩位爺,別在電視台的更衣室搞起來啊,要做回車上啊。」

昨天睡覺扭到脖子的陳羽凡,跟正在幫他男人按摩的胡海泉一臉懵。


-Q-
Question (n) 問題

「黃爺,兄弟一場,有個問題你幫我想想該怎麼辦。」

「胡大炮啊,怎麼了?」在健身房運動的黃征覺得有些後悔接了這通電話。

「濤貝兒生日要到了,不知道送他什麼。」

「...就這個問題你早上六點打來問我?」黃征有了想掛掉電話的衝動。

「不就趁他還沒醒嘛,昨天折騰到很晚,他還在睡。」

「...我真的不想知道你們倆關起門來的事。」黃征邊擦汗邊走到人少的地方,他有預感這對話會往奇怪的方向發展。

「你在想什麼,我們在寫歌。」胡海泉解釋。「黃爺快幫我想想,今年也是羽泉20年,想送點特別的。」


「送他吉他?」

「我們工作室有一面牆都是我送他的吉他。」

「送他滑板?」

「我們家有一面牆都是我送他的各種滑板。」

「寫歌送他?」

「我私下送他的歌都夠湊一張專輯了。」

「寫詩送他?」

「我私下送他的詩都夠湊一本詩集了。」

「......把你自己綁個蝴蝶結送過去?」

「......如果我倆有一個是女的話,光用綁起來送過去這方式,孩子都夠生倆打了。」

「你也太摳門了胡大炮。」

「禮物他用得很開心啊。」


-R-
Rest (v) 休息

結了婚的倆人,宣布要休息半年,畢竟從出道以來,倆人幾乎沒有休息時間,一年365天可能有300天都在工作。

網上粉絲哭成一片,啊,要半年見不到愛豆了啊。

休息的第一天,微博上有了兩人手牽手去逛街的路透。

休息的第二天,有人拍到兩人在路邊吃冰淇淋,同一支。你一口,我一口,還用嘴巴餵你吃的那一種。

休息的第三天,路人拍到了他們去打高爾夫球,圖其實不太清楚,遠遠糊糊的。照片中的倆人似乎在慶祝球進了,胖的那個把瘦的那個撲倒在了草地上。

他們宣布休息的第10天,墨鏡店的店長覺得最近銷量的瘋狂成長有些莫名其妙。


-T-
Translate (v) 翻譯

進行訪談的主持人聽完了陳羽凡的回答,一臉疑問轉頭看向胡海泉。

「羽凡的意思是這樣的--」

台上的參賽者聽完了陳羽凡的回答,滿頭問號看向胡海泉。

「陳老師的意思是--」

-U-
University (n) 大學

胡海泉下了課,出了教室門口,發現前方的廣場圍了一群人,好奇去看了一眼,發現在人群中的是他的老公。

陳羽凡背著吉他,腳邊放了一束玫瑰花,朝他笑了一下,便開始彈唱起他們的第一首歌,最美。

在圍觀群眾的歡呼聲及拍手聲中,他唱完了歌,拿起玫瑰,蹦蹦跳跳地到了胡海泉面前。

「結婚一週年快樂。」

-W-
Wedging (n) 婚禮

倆人都不是新娘,討論了很久,決定一起走紅毯。

站在門外的倆人緊緊牽著彼此的手,胡海泉可以感覺到到陳羽凡的緊張。

「胡大炮,我們私奔吧,別辦婚禮了。」

胡海泉笑了笑,拉近了倆人的距離,在這個即將成為他老公的人的唇上印下一吻。

停留的時間不長,但陳羽凡覺得好像世界都靜止了,就只剩他們兩個人站在這裡。

胡海泉先結束了這個吻,額頭相抵,兩人之間的距離近得陳羽凡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

「我愛你。」胡海泉說,簡單的三個字在他們之間的空氣徘徊,跟著空氣被陳羽凡吸了進去,擴散到全身,他覺得自己原本因緊張而冰冷的手腳又暖了起來。

陳羽凡呼出了長長的一口氣,「走吧,大家都在等我們呢。」

「嗯,走。」

-the end-

因為太懶偷工減料跳過了一些字母,好了,甜餅發完了,覺得我應該半年寫不出糖來了(哭



评论(14)

热度(67)